鹿阳今天色胆包天了吗

失踪大学生 断更中接约稿
点梗来小窗

更得很慢 想看啥就来小窗催
圈名 鹿阳

血族观察日记06

失踪人口艰难更新

催更我都有好好记得









逝去的碎片如同被碎成宇宙里细沙的利刃,它们划破我的大脑,划碎我温柔的爱慕,划破我可笑的温柔缠绵。


清醒的人是痛苦的,迷茫的时候尚且拥有一切好奇和勇气,只有踏足残忍的真相时才会悔恨当初愚昧的自己。


人类大概都是这样懦弱矛盾的生物。


我的记忆停留在陆沉浑身的血,停留在愧疚的情绪潮水般把我吞没,停留在萧逸把那泛着蓝色暗光的刀插入陆沉的胸口。


除了撕心裂肺的钝痛,什么都没再剩下。


我不是他的兔子小姐,我不是他的新娘,我不是他的爱人。


但我无可救药的爱他。





那是十八岁的一个夏末


我的爱人,他叫陆沉。我们初遇在一家咖啡馆,我和他没有见过面,他的声音很好听。我早知道他对我另有所图,我从一开始就爱死了他一边算计我一边哄骗我的样子。


你问世界上怎么有这样傻逼的女人。


因为我和他隔着屏幕恋爱。


他算计我也好,他甜言蜜语也好,他对我耍小心思,哄骗我的那些话,我统统珍藏,只是当

作一个课余的笑话。


我好爱好爱他。


吹灭生日的蜡烛,我向他许愿。每一天每一夜,我和他说着悄悄话。


陆沉,陆沉,陆沉。


我痴迷的念他的名字。


我不知道,他居然真能听见的。


所以我也不知道在结局之后,我为那个令人伤心的结尾哭泣的时候,看他的脸伤心的时候,真的会有一个伤痕累累的人,在想尽办法找到我。


他不是不知道的,我可以肯定。我们虽然真的是第一次面对面的相见,但我却好像比这个世界上任何人更了解他。他是那样的聪明,只要他发起疯来的去做,没有他办不到的事。


连同我的生死,他也能做决定。


他太孤单了,于是想来想去,这个世界上只剩下我是他拼命想见的人。


即使要消亡,也起码要在同一个世界里死去。我们之间不仅是天人相隔,我们甚至都不在同一个时空里。


要走多远的路,要跨越多远的距离,他才能来见我,才能完整的把我抱进怀里。


于他,我永远无法生出责怪。


依你所见,我无可救药的爱他,爱到把他从屏幕里浇灌成一个活生生的生命。


我看着陆沉沉默的抱我,他抚去我的汗水,里边混着血,但我们都不去关心。


“张嘴。”


他又喂我他的血。


我啃咬他的颈侧,比他还像一只饥饿的吸血鬼。我疯狂的嗅他的气味,企图把自己溺死在他的血脉里,他的脉搏,他的温度,他的一切如潮水般淹没我的回忆,我们之间的距离从很久之前就已经很近,他把我放在心里,我把他放在身边,我们是第一次相见,却实实在在的相恋了很多年。


你知道吗,在我的世界里,我们举行了最幸福的婚礼。


我知道。


他的血是否是腥甜的,我几乎失去味觉了,我只觉得他像一朵致命的曼陀罗花,我放弃理智和求生的欲望,心甘情愿栽进他的花蕊里,,像一个瘾君子一样贪婪的啃咬着,或者我面目狰狞的,或许我变得丑陋不堪了,因为欲望,因为情爱,总之都是因为他,因为陆沉,我离不开他的,灵魂里的低吟都有他的声音。


他放任我把他刻进我的碑文里了,他说他是腐朽的枯木,我说我们一起在春天里腐烂了,来年会开出最艳的花来。


时空静默了,因为不齿的私欲,因为不伦的邪念,他或许要遭天谴了,但我也无处在这儿找一个离了他的天堂来。


那么一起偷闲,在安宁里奔逃,在乱斗里亲吻。我或许早就为他疯了,他又未尝不是。


我从前总无法真正理解有人为了相恋不要性命,等自己真到了这个地步了,我满身的冷汗,只是吸取他的血罢了,我啃咬地狼狈,满嘴是血,他的脖子已经没法去看,伤口狰狞的敞开着,像是在像我邀约。


腥红色的,覆盖了雨夜的凉,空气变得热起来,像是有人在这里放了春药,让我兴奋起来。


我笑了,笑得疯癫。


“daddy,我做的好吗。”


“做的很好。”


只是一个无伤大雅的玩笑。


他没有给我初拥,我不是他养的亡魂。


我沾了满嘴的红去吻他,仿佛看见自己曾与他约会,无数次带着口红去和他亲,他的唇是凉的,但我的心热烈的跳动着,仿佛装了一颗死而复生的太阳。


“……陆沉。”


“我在。”


“我想起一句歌词。


“ Be my summer in the winter days.”


他吻我的舌,“u are my spring summer autumn and winter.


My river runs to thee.


I was meant for you.


You were meant for me.”


是的,我们互为孤魂。




评论(4)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