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阳今天色胆包天了吗

失踪大学生 断更中接约稿
点梗来小窗

更得很慢 想看啥就来小窗催
圈名 鹿阳

【恋泪癖】时时

恋泪癖★是一个爱看哭哭的爹地

满课大学牲的一个匆忙短篇 (失踪人口磕头道歉)

后期在置顶app会补一篇车









我发现陆沉有一个毛病。


他好像有恋哭癖。



我发现这件事不是在某些和谐的夜晚,因为这种时候你很难说的清他到底是不是单纯因为眼泪兽性大发。



我第一次有所察觉是在约会的时候。



我约陆沉去做糕点。我听说他是会做西点的——到目前为止我还没听说过除了生孩子以外陆沉不会做的事情,我本身对甜点也很喜欢,情侣之间一起做小蛋糕最容易发生点甜蜜的回忆了,我自认这次约会的提议很不错。



陆沉大概也觉得这个建议很不错,直到我拿奶油点在他脸上。




当然,以陆沉的身高如果不是他弯下腰来任我发挥我也是不可能糟蹋他的脸,顶多是糟蹋他的西装。




但是那样就一点不浪漫还会朝色q的方向发展。




他的脸除了接吻的时候很少离我这么近。



平心而论,一个普通的人类要拥有能和陆沉对视的能力着实不易,因为要么忙着逃命要么忙着犯花痴。



我当时举着杯子蛋糕看着他被我抹花后依然帅气的脸笑得前俯后仰。



他只是温柔的看着我,室内的温度很好,他身上的香水也很好,但是我看见他的眼神慢慢变得深邃,变得危险,甚至他嘴角的弧都没有变过,只是他的眼底有些东西呼之欲出。



他不像是在看爱人,而是盯上了美味的猎物。



“陆沉,怎么了。”   我有点被他吓到。



“没什么,你太可爱了。”  他的语气听上去没有任何异常。



我当时还玩笑说,他讲我可爱,我却听上去是说我可口。



如果我留意过,我就会知道,陆沉当时没有作答,而是低头笑了一下。



他可能没想过要坦白这个问题,或者说是暂时不知道怎么和我坦白这个秘密。总之,是我先发现的。



换作任何人估计会先惊慌失措,把他大骂一顿,或者怀疑这人是不是有什么精神疾病。



但是我当时只是涨红了脸跑了满脑子的火车,最后支支吾吾地“哦”了一句。



“那……那你平时克制一下。”  我半天才憋出这样一句话来。



“……不害怕吗。”他撑着脑袋看我。



天色已经有些暗了,陆沉没有系领带,领口因为刚刚和我接吻的关系大咧的敞开着,他好像一点也不在意,慵懒的撑着脑袋和我聊天。



我总是在不合时宜的时候觉出他真是适合当一只吸血鬼。



——也没那么不合时宜,因为他和我说话的时候眼睛开始变红了。



“……害怕啊。” 刚刚哭过的关系,我的声音还有点黏黏糊糊的,“但是……喜欢你啊。”



“……” 陆沉什么也没说,我能感觉到,他很开心,超级超级开心。



他把眼镜摘了。



“你知道现在这样说是在勾引我吧。” 



“知道啊。”



“那做好心理准备了吗。”



“还没有。”



陆沉愉悦的笑出声,“那你再准备准备,我随时待命。” 





天地良心,我进这扇门之前只是因为新出的剧情看得心理难受想找陆沉说说话,谁知道和他说剧情,说着说着感情上来了,坐在他怀里开始哇哇大哭。



这一哭不得了,西装裤也太踏马贴身了,刚起个头我就整个愣住。



我甚至看见了陆沉脸上一闪而过的尴尬。



“你先下去……”我连滚带爬从他身上爬下来,“对不起,不是故意的。”他随手扯了我放在他沙发上的小熊抱枕来遮掩。



我比他还惊慌失措,结果一抬头看见大熊熊抱着小熊熊,脑子里只剩下【熊熊为什么看狗血剧会boki】



“……” 


不能说话不能说话不能说话



我在心里呐喊,这种时候千万不要开口说话,一定会说出奇怪的东西来的——!



“熊熊你这样我都快boki了……不是,不是不是不是……我撤回,我什么都没说。”



我相信如果陆沉会吐槽,他一定要说,希望大家不要找傻卵二次元女友,因为她总是在奇怪的地方说让大家都变得奇怪的话。




“……我可以解释……” 陆沉不愧是陆沉,虽然自我管理系统暂时失灵,但是语言功能恢复得很快。



不像我,总在不该恢复语言功能的时候瞎用嘴。









【啊,看来我们俩成为情侣不是没有道理,毕竟都是不合时宜的时候会干奇怪的事。看来我们真是天生一对啊。】



对,以上是我的真实想法。



“……哦。”



这是我说出口的内容。



就是说大家下辈子不要找傻卵二次元女朋友。



“你这样说,是答应的意思吗。”



“那……那你平时克制一下。”



“嗯,好。” 是不是平时,结果还是他说了算。



就是说吸血鬼男朋友最好也别靠近。



否则就会变得很幸福。(各种意义上的)




评论(1)

热度(116)

  1. 共2人收藏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