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阳今天色胆包天了吗

失踪大学生 断更中接约稿
点梗来小窗

更得很慢 想看啥就来小窗催
圈名 鹿阳

血族观察日记 续 05

失踪人口回归

国庆更新(4/7)



我没有忘记这篇 我只是咕








陆沉的囚禁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囚禁,我能感觉到这其中的差异。哪怕他做的事或许并无什么不同,但是对于我来说,对与爱恋着他的人来说,他的囚禁不是简单的人身控制那么简单,有点以爱为牢的意思。


我不太想把他对我的所作所为称为PUA,这样说有点不尊重他,我觉得陆沉更深奥一些,他不仅仅是希望我爱他,不离开他,相较于他对我是不是如同空气一般必不可少,他其实更希望我是真心爱他,只不过我尚且没有自立的能力,他是在帮我,但帮忙的途中,他稍微藏了点私心。


很多时候陆沉表现得很分裂,并不是说他像两个完全性格不同的人,也不是指他前一秒冷漠无情,下一秒嬉皮笑脸,这种分裂是他意识的斗争,自我意识的分裂,他在犹豫,他在纠结,他在挣扎,或许爱我,或许恨我,在他一念之间。


他有时看上去想掐死沉睡着的我,但动作却是轻柔的,是温和的,是充满我熟悉的来自陆沉的味道的,他眷恋的抚摸我的脸颊,丝毫不担心会弄醒我。


反抗对于陆沉来说是不是真的有效,我只能说我还没有尝试过真正的反抗。首先,我一天能昏迷二十次,陆沉本来就不允许我有太大的情绪波动,如果我有意闹他,他能无底线的纵容我,更不要说以此作为什么导火索,我无力去大喊大叫,也没法摔什么东西来吓唬他,事实就是,他把家里我所有能够到的东西,都做成无法摔碎,没有锋利棱角的样子。如果我硬要生闷气,陆沉或许会拿我没办法吗,当然也不是,他比我记得的东西多得多,我们之间的回忆我一无所知,他却好像能倒背如流似的,我要是对他冷脸,说话阴阳怪气,他并不会恼,反倒是实相地不来吵我,对着他那张脸,很少有人真的能怒急攻心,如果他温柔攻势一阵子,我或许还会像只被顺毛的猫,乖巧的和他黏在一起。总之,在这个家里,看上去是他拿我毫无办法,其实是我对他毫无办法,如果他哪天嫌我烦人无用,我怎么死的都不会清楚。


我发现陆沉对我的控制不是那种,把我打扮成水晶娃娃然后装在八音盒里,他对我的控制仅限于我不能自己离开这个家,这种心态我归结于有点像代嫁闺女的老父亲,希望女儿不要这么早一个人出远门,然后十年八年的不回来。当然,这种比喻有点夸张,只是我认为适当的代入一下还好玩。


虽然我经常管陆沉叫爹,但是事实上他对这种父女play没什么太大兴趣,只是觉得我胡闹的时候他应该接着,并不是真的对管他喊爹的我梆硬,真能让他遭不住其实也挺简单,他本事是禁欲主义者,通常这种人面对诱惑自制力比常人强很多,所以相对应的,他们也只是能克制而已,只要时间够长,只要场面够大胆,其实他也撑不了多久。虽然说起来容易,但是众所周知陆沉的气场并不宜人,就算他和颜悦色,大部分时间也都是表面情谊,你能清晰的感觉到他微笑之下写着几个大字,劝你见好就收。我仗着自己身体脆弱去闹他,他倒是不会真的把我怎么样,生怕做到一半我人咽气了,但是我实在很难对上他充满欲望的眼睛,他摘下眼镜后的眉眼过于深邃,可能因为他不是完全的人类,近距离的看着,妖气横生。


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活过来,或者说,上一个我到底是魂穿了一个不一样的身体,还是说这一个我干脆是他造出来的。我总有种怪异的感觉,就像这个世界拼错了一块拼图,我并不知道是哪块,或许我就是那块拼图。这种怪诞的感觉我思考了许久,并不是来源于陆沉,因为陆沉会囚禁谁这种事并不属于我完全想不到的范畴里,他就算真的是个变态杀人狂,我想也不太会有谁真的惊讶,这种剧情太多,他的生长环境本身就充斥着畸形,事实上,他如果是个完美的正人君子,那才叫真的惊掉下巴。


我觉得哪里总是格格不入,不是说我的公主房和这栋建筑的风格浑然不搭,而是我的存在非常诡异,一个人在这个世界上失联是一件挺容易的事情,但是一个人仿佛新生,那就不太可能了,我的性格,我的行为,和他所传输给我的,和我所记忆起来的,仿佛是两个不同的人,我们可以共情,但我无法真的成为她。我只能在有限的时间里思考这些,这个问题纠缠我,让我不得安宁,到底是我抢了别人的身体,还是别人抢走我的人生,但无论如何,我想深爱着陆沉这件事情不会变,我们都对他毫无保留的爱着,以至于我迷失了自己的身份。


揭开真相的那天,是一个雨夜。陆沉没有回家, 可能是堵在路上了,他给家里的座机打了电话,但是我没接,我躲进他的房间里,在这种暴风雨的天气里,我的浑身变得很冰冷,我的血液好像不再流动了,我的四肢开始僵硬,仿佛会逐个断裂似的。忍着疼痛,我爬进陆沉的房间了,我从住进来开始就没有进过他的房间,不知道为什么,明明我一开始最好奇的就是他会用什么花色的被子,什么颜色的枕套,什么样式的家具,结果后来统统变成莫名的恐惧,我不知道该怎么形容,就像天然的避让,我会溜进花园,我会跑进厨房,我不会走进他的房间。并不是他会生气,而是我不想进去。


我太疼了,于是也别无他法,只想躲进他的衣柜里,希望能有一点他的味道来缓解这种恐怖的疼痛感。我爬进他整洁而巨大的衣柜,这里面没有他惯用的香水味,而是有一种花香,可能是衣柜里的熏香,我说不上来,但我闻了很舒服,感觉身体都放松很多。


我躲进衣柜的深处,把他的衣服抖乱盖在自己身体上,从头到脚都是他。


我借着外面微微的月光,看见最底下压了一本颜色奇怪的书。陆沉喜欢看书我是知道的,他闲来无事就有雅兴给我念上一段,他的声音不像播音男主持,但是有种低沉好听的催眠效果。我觉得奇怪,他难不成没事就躲进自己衣柜里看书,怎么还在衣服底下压一本书。


我翻开第一页,发现是一张不知道从哪里剪贴来的文字,上面写着——【如果用血在本子上写一百遍恋人的名字,她就会回来。】


我的第一反应是陆沉怎么也看这种题材的科幻言情小说,结果下一秒我就反应过来,衣柜里的味道是从这本本子里发出来的,我感到自己的脑子嗡了一下,我有一瞬间已经猜到了答案,陆沉手腕的伤口,他给我喝掺血的药,他喂我喝他的血,他一长时间离开我就会破碎的原由......我一直觉得他的血很香,香的我一闻就会昏睡过去,这些......并不是毫无缘由。


我知道我会看到什么,我原不想翻开那本本子。但衣柜被人毫无征兆的打开了,外面吹来一阵刺骨的风,本子被翻动,我看见陆沉高大的身影,他站在门外面无表情的看我,我却无暇顾忌什么死活,我低头看见本子上,颜色诡异的写着无数个,我的名字。

















评论(3)

热度(37)

  1. 共1人收藏了此文字